详情

我的父亲是农民(文/半醒人)

原创文学 8008阅读
冷酷‰杀神
冷酷‰杀神 Lv.4楼主+关注
06-20 16:18

我的父亲是农民


文&图:半醒人



下班路上,突然想起我的父亲,那个如今已进入花甲之年的农村男人。


父亲出生在粮食短缺的59年,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,不善言辞,甚至有点木讷,他有一份人人都不爱的职业——种地,而且一种就是一辈子。



16岁那年,在辍学几年后,他开始跟着村里的壮劳力半夜去后山偷木头,由于体力有限,被木头压坏了腰,金钱和物质匮乏的年代,他选择了自我康复——在床上躺了一周,如今每当天气变化,伴随而来的是隐隐作痛。

因为没有文化,所以他以种地为职业。然而,在日常村里人胡侃海谈的时候,他只能在一旁听着,抑或是频频点头,这于外人而言,是一种无知……

对于他的儿子,我而言,父亲有大智慧,甚至超过许多所谓的知识分子。他没有太多的话语,一切都在默默的行动着,身教大于言传,我深深的体会到,并且在日后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受用。

父亲说:我没有文化,没有技术,所以就好好种地,好好卖苦力,既然选择了,就会全力去把它做好。曾几何时,我还在床上做梦的时候,他已经带上他的铁锹行走在垄亩间,细心的查看家里所有田地的长势,是否需要增肥,是否需要防虫,他就像一本农业全书,读懂了田地,也引领我渐渐的读懂人生!

有时候,人会有太多的追求。而父亲,似乎有些琢磨不透,他只是静静的种着他的地,静静的去工地上卖卖苦力,如此来养活着他的四口之家。没有太多的欲念,只是一味的静静的,像一座大山,守护着他爱的一切。也因为他的踏实肯吃苦,赢得了村里人的尊重!


除了种田,父亲还有一个爱好,那就是炒菜。母亲的一辈子,跟随父亲种田、卖苦力,唯一幸福的就是大半辈子没有下过厨,这于许多女性而言,也是一种幸福。抑或是每当下雨天,父亲出去打牌,照样会在11点准时回家做饭。以至于目前母亲来到深圳,却做不出可口喜人的饭菜。


人的一切习惯都是被惯出来的,这是我对于生活的理解。就如父亲从没有打骂过我和姐,没有跟母亲吵过架,没有让母亲炒过菜,这一切,除了爱还是爱。

记得在大学的时候写过一篇诗,那时候的父亲是耕夫,是樵夫,是那个走在铁犁后面还得跟牛对话的老小孩……

时间愈长,感情愈烈!如今,我已为人父,也逐渐的体会到人生的艰辛,不知道在那个刀耕火种的时代,是什么信念,能够让父亲一直默默的耕耘。此刻,依然不懂。只是在默默的学习着父亲所教予我的一切:勤恳、踏实、忍耐、坚持!

写给父亲(短诗)

一双满是老茧的手
始终扶着锈迹斑斑的犁
在烈日之下吆喝着
那头一直跟随着他的老黄牛
耕耘着那份希望
任由汗水打湿洗得发黄的衣服

佝偻着腰身
在远处的大山上
挥舞着锋利的柴刀
为劈开一条大路而默默忍受着荆棘的刺痛
血肉模糊,毫无怨言

拄着那根早已掉漆的拐杖
站在进村的路口观望
日复一日,毫不间断
直到有一天
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蹒跚而来
而此刻
满是褶皱的眼角却泛着两行老泪
像个小孩一样
诉说着自己的那份祈盼与幸福.............



-关于作者-半醒人,文字爱好者,定居深圳。


喜欢此帖就给TA打赏~

感谢您的赏脸阅读

3
5
10
15
20

打赏后这些钱都会交给作者

您的城市币余额不足

尐貓咪咪、笑叹★尘世美 、带我装逼带我飞 、爱我毁她你好吊i 、煙消雲散只為成全* 、默默的承受、 、残花为谁悲丶 、可喜可乐 、残花为谁悲丶 、謹色安年 *、繁复’14人赞过
广告图片 广告

可能感兴趣

没有任何回帖,回复抢沙发~
14
城市通